[岁宝百货]这不是第一次堵!苏伊士运河堵塞,为何让世界

By | 2021年4月9日

这几天,一条船的搁浅事故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大波动,只因这起事故发生在苏伊士运河!

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截至28日,在苏伊士运河中等待通航的船只已达369艘,其中有25艘油轮。而苏伊士运河外,“塞船”事件也扇动蝴蝶翅膀,影响全球市场上的石油、天然气、铜的供应,甚至可能威胁卫生纸的生产。

好在29日终于有好消息传来,这艘搁浅的重型货轮已成功起浮,苏伊士运河还需三天半就可以恢复畅通。

苏伊士运河一“堵”,为何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影响?苏伊士运河为何不能拓宽点呢?这背后的原因还真有点儿复杂。

苏伊士运河

为何不继续拓宽?

苏伊士运河全长193.30公里,深24米,平均宽205米,其中最宽处345米,航道浮标间平均宽度135米,分为22公里长的北段、162.25公里长的主段和9公里长的南段。

埃及当局于2015年8月开通了“新苏伊士运河”,完成的工程包括新开凿一条35公里的河道以及拓宽和加深一条37公里的旧河道。“新苏伊士运河”可以供吨位更大的船只通行。这两条平行的航道位于苏伊士运河的北段,而此次“长赐”号搁浅的位置在运河的南段,因此没有替代通道可供选择,这造成从红海进入运河的通路被完全堵死。

既然这条航道如此重要,又这么怕堵塞,为什么不去拓宽、挖深呢?

苏伊士运河堵塞为何让世界经济这么痛?

“船、箱、货,全都在错误的地方!”最近几天,全球供应链上每个环节的从业者都发出类似感叹。作为世界最重要的海运通道之一,苏伊士运河堵塞让全球供应链“如鲠在喉”。

苏伊士运河堵塞为何会让世界经济这么痛?

全球贸易

每周损失或达100亿美元

有专家表示,苏伊士运河堵塞让本就受疫情严重冲击的全球贸易“雪上加霜”。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数据显示,全球海运物流中,约15%的货船要经过苏伊士运河。丹麦“海运情报”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尔斯·延森表示,每天约有30艘重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5.5万个集装箱延迟交付。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苏伊士运河堵塞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

零售业之痛——

由于对苏伊士运河海运渠道依赖度较高,欧洲市场已明显感受到物流受阻带来的不便。多家欧洲家居、家电零售商均表示有货物堵在运河中,将导致延迟交付。一旦情况迟迟得不到缓解,可能导致物价上涨。

制造业之痛——

不仅零售业“痛”,制造业也一样。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分析,由于欧洲制造业特别是汽车零件供应商,一直奉行“准时制库存管理”以最大化资本效率,不会大量囤积原材料。在这种情况下,物流一旦受阻,可能导致生产中断。

海运业之痛——

不仅如此,如果堵塞延续,大量货船无法周转,必将导致海运费率提高,增加全球贸易成本,导致连锁反应。去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海运市场受集装箱短缺、贸易复苏等因素影响,运力本已经十分紧张,海运价格已处于高位。苏伊士运河堵塞无异于向海运市场“伤口上撒盐”。

保险业之痛——

与此同时,运输延误也将产生大量保险赔付请求,让从事海运保险的金融机构承压,或将引发再保险等领域动荡。

油价之痛——

也有市场人士担心国际原油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会因苏伊士运河堵塞暴涨。最近几天,国际油价显著上涨。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和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均已超过每桶60美元。

为何宁可等也不绕道而行?

苏伊士运河管理方表示,货船可以自行选择等待还是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不过,目前没有船只选择绕行。等待,不确定何时能通行,每天都要付出额外成本;但绕行则意味着要付出数周的额外航程及连带成本。

越是改造,越会增加堵塞风险

这真的冤枉了埃及人和此前管理运河的欧洲殖民当局——苏伊士运河通航以来一直在拓宽、挖深、改造。

刚建成的苏伊士运河全程都是单航道,吃水深仅8米,只能允许约6万吨的轮船通过。

但从2008年起,最大允许通过吃水已放宽至19米,允许最大船宽已放宽至40米(原为32米),最大允许通过的船只载重吨位已达24万吨,集装箱装载量为18000+2000TEU(以长度为20英尺的集装箱为国际计量单位)。

最新的一次改造就是2015年完工的这次,其主要内容是令运河中拥有“旁道”的区间增加。

但现实是,每次改造的结果,都反倒大幅增加了发生堵塞的危险。之所以如此,船东、承运商和运河管理方、埃及政府都有责任。

隐患其实一直都在

船东、承运商方面,第三次中东战争导致运河中断8年之久。1975年运河通航后,则试图用“顶格船”,即大到刚好能勉强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怪兽船”,来尽可能压低运输成本。如此一来,当运河每次改造并因此提高“放行”尺度,船东、承运商就会相应量身定制新款放大号的“顶格船”。由此导致,运河改造得越宽、越深,穿梭其间的“顶格船”尺寸重量和载重也越“夸张”,搁浅、堵塞的风险也随之加大。

另一方面,自运河“国有化”后,埃及政府和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方面一直将其视作“摇钱树”。

埃及总统塞西把“新苏伊士运河”工程当成“国之根本”,不仅在经济艰难之际拍出80亿欧元总经费,更把原定3年的工期强行缩短为1年,其目的自然是“早日见钱”。这种“急脾气”,不仅让工程质量和配套存在各种漏洞和“缩水”之处——原本专家主张的“全程双向航道”就被放弃了,导致这次“专堵单航道区间”的尴尬。

而且在经济利益驱使下,运河管理方往往对“超标”船只高抬贵手,只要钱到位,“准入尺度”便宛如弹簧。如按照设计,20000TEU的集装箱船应在入口港卸掉2000个TEU,交由过驳船或过驳铁路转运至出口港再重新装回货轮,但实际上这条规则形同虚设。

事发后,有船员指出,很多明明吃水“过线”的矿石船、散货船,在交足费用、用“理论吃水”顶缸后,居然也被放行,“此次‘大堵车’固然是偶发,但隐患一直存在,出事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盘点

苏伊士运河不是第一次被堵

其实,苏伊士运河每年都会发生很多次搁浅事故,其中不乏一些比较严重会造成塞船的事故。

●2016年2月25日,一艘散货船在南下通过苏伊士运河时在航道搁浅。这艘船的船首部分发现一个漏洞,并有大量进水,事发后一度造成航道被迫关闭。

●2016年4月28日,一艘大型集装箱船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并造成运河停航,这艘船是当天南向编队中的第10条,它的搁浅最终造成了其后8条船的滞留。

●2017年5月23日,一艘原油运输船在南向航行通过苏伊士运河时搁浅,当局派出4艘拖轮前往援助,事故造成水道交通受到部分影响。

●2019年4月21日,一艘集装箱船在从伊斯坦布尔开往沙特阿拉伯最大集装箱港口吉达港途中,在苏伊士运河内突然搁浅,导致交通一度陷入停滞状态。

当然,以上这些意外都没有此次事故造成的影响大,不过在更久之前,也发生过一次可以和此次搁浅“比肩”的事故。

事故发生在2004年,导致苏伊士运河关闭三天。发生事故的是运油船“热带光辉”号,它因为操作系统故障在伊斯梅利亚市附近航道弯位搁浅。停航令大约70艘轮船滞留在运河两端,当地的官方消息称,事件令埃及每天损失约790万美元。

延伸

难道全球航路真无捷径?

其实倒也不尽然。这不,俄罗斯开始出来推广北极航路了。北极理事会的俄罗斯特使科乔诺夫称,各国需要考虑除苏伊士运河以外的航路,北极航路就是明显的新选项。

科乔诺夫甚至认为,即使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行,全球贸易伙伴也该考虑下北极航路。与苏伊士运河相比,北极航路能将欧亚之间的航行时间缩短15天。特别是夏天,按照目前的地球气候状况,大约每年有三四十天北极航路将是无冰的。

对于俄罗斯推销的北极航路,上海资深航运分析师吴明华介绍,由于气候原因,该航路一年的营运时间有限,每年7~9月是黄金时间。此外,北极航路对船只本身也有要求,必须带有破冰功能,对船只安全管控的要求也更高。

苏伊士运河争夺史

苏伊士运河位于埃及境内,北起塞得港,南至苏伊士城,连接地中海与红海,它提供从欧洲至印度洋和西太平洋附近的最近航线,是连通欧亚非的海上交通大动脉。

目前,约有25%的集装箱运输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

另外,通过该运河的船只中有许多是油轮。从波斯湾向欧洲运输的大部分原油,以及从俄罗斯向印度、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运输的原油,都要通过苏伊士运河。与此同时,它也是美国东海岸与亚洲之间的运输路线之一。

正因为其重要性,苏伊士运河自开通之日起,就从未平静。

古埃及时就修过运河

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是由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运河地处西奈半岛与非洲大陆的接壤处,虽然气候并不适合发展农业,却是连接东地中海、中东各个文明的交通要道。

西奈半岛周边有苏伊士湾和亚喀巴湾,唯有苏伊士湾北端到地中海的狭窄地段适宜修通运河。古埃及十二王朝时便已经兴修了一条东西走向、连接红海与尼罗河的运河。近代南北向的运河定名苏伊士,便是为了纪念那位十二王朝的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

这条东西向的运河周边以荒漠为主,如果不定期进行疏浚,就会被沙海掩埋。埃及日后只有少数统治者复兴过运河,但由于埃及并不稳定的政治环境,这条运河最终被废弃。

埃及12万民工为之献身

法国拿破仑占领埃及时计划重新开凿一条运河,连接地中海与红海。可惜,由于工程师计算失误,计算出红海的海平面比地中海高,意味着无法建立无船闸的运河,随后拿破仑放弃计划,并在和英国势力的对抗中离开埃及。

几十年后,法国外交官斐迪南·德·雷赛布,于1858年成立了苏伊士运河公司,打算打通地中海与红海的航运。起初,法国私人投资者是该公司大多数股东,埃及也有该公司大量股份。

公司成立后,很快以极低的工资雇用了几十万埃及民工开凿运河。这些埃及民工被迫在苏伊士地峡热带沙漠地带从事极其繁重的劳动,饮水十分缺乏,大批民工渴死。民工们休息的卫生条件也十分恶劣,支气管炎、肝炎、赤痢等疾病极为普遍,特别是瘟疫流行,夺去了大批民工生命。部分苦力甚至被施以鞭笞。

为修建苏伊士运河,埃及12万民工为之献身,平均每千米就死亡738.5人。工程耗时将近11年,其间克服了大量技术、政治和经费问题,最终花费1860万镑,超出最初预算大约两倍。运河于1869年11月17日通航,这一天被定为运河的通航纪念日。

围绕苏伊士运河的战争不断

苏伊士运河一经建成,就成了英法德争夺世界霸权的焦点之一。

苏伊士运河通行后,埃及为了还外债出售运河股份,英国立马购置了苏伊士运河的大量股份,自此这条运河掌握在英国手中。

二战结束后,老牌殖民国家如英、法等受到很大削弱,埃及的民族解放运动有了较大的发展,1951年10月,埃及废除了《英埃条约》。1952年7月23日,以纳塞尔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英国扶植的法鲁克王朝,废除了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国。1956年7月26日,埃及政府宣布将苏伊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英法为重新控制苏伊士运河,联合以色列入侵埃及。这就是第二次中东战争。埃及在运河中凿沉船只,封锁了运河,直到一年后才在联合国帮助下,将运河清理干净。

更大的危机发生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了西奈半岛,也就获取了使用苏伊士运河的能力。埃及为了避免运河为以色列所用,选择封锁运河。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及夺回西奈半岛,2年后苏伊士运河才重新通航,中间关闭了整整8年。

运河收入

是埃及财政主要来源之一

目前,苏伊士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尽管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危机影响,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依然取得了不错的业绩,运营收入达到56.1亿美元。报道提到,2020年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共有18829艘船,载货量为11.7亿吨,比2019年分别增加51艘和3800万吨。

由于中东地区的大量输油管道以及公路和铁路的竞争,苏伊士运河面临着过往船只特别是运油船减少的危机,因此管理当局近年调低了过境费用。

来源:长春晚报

吉林日报全媒体编辑:赵树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