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达科技]谁将成为中国高端手机市场“新贵”?

By | 2021年1月14日

  本报记者李甜北京报道

  在Canalys手机分析师贾沫看来,小米、OPPO、vivo三家厂商迎来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上“十年不遇”的机缘。

  高端手机市场是“兵家“必争之地,产物售价高、利润率高,但对公司的创新能力、资金能力要求颇高。

  贾沫统计,在2020年前三季度,高端手机出货量在海内出货总量中占比约15%。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iPhone凭iOS系统自成一派,安卓系只有华为能与苹果分庭抗礼。据IDC陈诉,停止2020年上半年,华为手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占比44.1%,苹果占44.0%,两者合计近90%。其他手机厂商共计分得10%的份额。

  但2020年9月15日华为麒麟芯片被断供,高端市场坚如盘石的“闸门”打开了。

  业内资深人士张梁告诉《中国谋划报》记者,华为在2019年5月受到美国政府制裁之初,其他主要安卓厂商就开始为提升份额做准备了。

  在IHS分析师李泽刚看来,从2020年底开始,高端市场的“暗战”有了“百花齐放”的意味。小米搭载高通最先进的骁龙888芯片的旗舰机,售价摸高至3699元至4699元的区间。vivo公布旗舰机X60系列,搭载其第二代微云台技术,售价3498至4498元。OPPOCEO陈明永在2021年新年贺词中表现,OP-PO高端产物线FindX将在2021年第一季度公布FindX3。

  贾沫认为,对其他厂商来说,高端市场之战,未必会赢,但不战,时机白白溜走。在2021年,几大厂商可能会接纳越发激进的节奏。

  竞赛开始

  高端手机充当着“桥头堡”的角色,它代表消费者对于品牌的认可。

  究竟作甚高端手机,业内没有一个明确的界说。IDC和Canalys的统计口径是价钱在600美元(约合3886元)以上的手机。CINNOResearch高级分析师刘雨实对记者说:“能支撑起较高售价和利润率的产物即为一般意义上的高端产物。”

  几家厂商有各自明确的高端产物线:华为的Mate系列和P系列,OPPO的FindX,vivo的NEX,小米当前的数字系列等。

  贾沫表现,抢占高端手机市场,战略性在于能够提升厂商的品牌价值,旗下中低端产物也能够提升订价空间,且更容易卖出,从而提升全系均价。同时,卖高端手机,厂商自身和渠道商都可以获得更多利润空间,渠道商也将更愿和厂商建设密切关系。

  李泽刚还提及,高端手机充当着“桥头堡”的角色,它代表消费者对于品牌的认可,中低端市场成熟且竞争猛烈,厂商也希望向高端市场寻求增量,获取更多利润,在产物层级上,也能形成闭环。

  贾沫向记者提出,华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乐成,一定水平上也跟华为先在欧洲建设起高端品牌形象,从而能反哺中国市场,在教育海内用户上越发容易。

  贾沫认为,现在,华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以凌驾40%的市场份额仍然是毫无争议的老大,品牌和技术研发仍具有显着优势。“米OV”三家是进攻角色,此时与华为在高端市场竞争,可以选择给消费者更多优惠,或者价钱相同但设置更高,不外,这一点现在很难做到。所以,在设置等差不多的情况下,价钱普遍比华为低许多。

  受访者普遍认为,品牌从低端或中低端走向高端,是一条颇为不易的门路。现在,几家计谋已有所浮现,并显现出一些差异。

  李泽刚认为,小米在高端产物上,也走的是“性价比”门路。小米11使用高通刚公布的旗舰芯片骁龙888、1亿像素+三摄,同时,订价比力克制。

  李泽刚认为,现在市场状态总体照旧比力“守旧”,厂商在比力稳健地去推进。厂商最近的产物没有凌驾6000元的,因为品牌张力比力大时,消费者才气接受比力高价的产物,就像爬台阶一样,它是一步步往上走。小米的订价计谋,比力显着地体现了这点。

  李泽刚视察,vivo在走技术差异化门路,跟三星互助定制主芯片,并自研微云台技术等。对于vivo来讲,vivo的X系列属于旗舰,可是现在vivo的X分化成为X、XPro和XPlus,将整体的旗舰产物线向三个差别价钱带扩展,逐步往更高价钱突破,去占领更高的价钱带。

  OPPO围绕高端机,另有另一个计谋考量。

  贾沫对记者说,2020年12月份,OPPO公布了Reno5、Reno5Pro。但Reno5系列主要在摄像头三摄性能上举行更新,而占成本大头的处置惩罚器并非是最新款。在设置上有“妥协”,也就可以把价钱定得较低。Reno5系列订价区间为2699~3399元,低于Reno4系列的2999~4299元的。

  贾沫认为,面临外部,通过稍低订价的手机去打别家600美元价位的手机,这是OPPO的战略考量。“对OPPO来说,它有一个很强的Find系列,肯砸钱推广告,但现在新机FindX3还没有公布。为什么要公布Reno5,因为OPPO不想在小米、vivo在抢占高端时,自己没行动。”贾沫说。

  而在内部,贾沫认为,OPPO或许通过降低Reno5的订价,进一步梳理产物组合,让Reno5系列和Find系列出现出更显着的价钱差距,让消费者更清晰公司各条理产物线的区分。未来Find系列使用顶尖的设置,能往更高价钱区间去笼罩,在中端市场,Reno系列卖力独霸份额。另外,Reno产物线较年轻,公布不到两年,OPPO也希望通过低价稳住Reno市场份额。

  品牌调性

  作甚高端调性,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它很微妙,但却关乎消费者是否能发生付费意愿。

  实际上,“调性”堪称众多受访人士的要害词之一。作甚高端调性,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它很微妙,但却关乎于消费者是否能发生付费意愿,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华为空出的高端手机份额到底会流向谁。

  作为一位消费者,宽带资本副总裁宋鹏飞对记者说:“我主要用iPhone,周围大部门是iPhone和华为,以为iOS系统更好用,iPhone的设计和品质都很好,各人应该都比力看重这方面。”

  张梁在手机行业做了15年,他认为,基于从业履历,权衡一家企业是否能在高端市场拥有份额,很大水平上,可以依据中国的中高收入人群是否愿使用来权衡,但这部门人群很看重产物的品牌调性和自身审美、身份需求的匹配。

  张梁表现,华为高端产物因为供应数量有限,泛起单价“连续”上涨,引发消费者抢购的情况。据他视察,在四五线都会,有相当数量的中高收入人群使用华为手机。他认为,

  调性是摆在“米OV”三家厂商眼前配合的困局。华为留出了空档期,未来,这些原先消费华为Mate和P系列的人群选择哪家,有待去视察。

  “调性”困局也获得了李泽刚的认同。李泽刚表现,消费电子产物负担着对小我私家身份或品位彰显的作用。小米在和用户建设情感毗连:超值、代表科技主流。vivo则在做产物创新同时,也偏重与用户建设“温情”的情感毗连。

  “调性”建设的前提是研发实力。

  李泽刚认为,除华为外的安卓品牌面临性能同质化的问题,提升品牌力,需要打破这种局势。“挑战其实就在于它们怎样去寻找各自的点,怎么样去做出差异化,这个是最重要的,然后去影响我们的受众。”李泽刚说。

  “自研技术会相对较弱,但这也是它们正在去补的一个点。因为它们也看到之前华为是怎么乐成的。”贾沫说,几家厂商已经注意到了研发重要性,好比小米推MIUI系统。vivo已有

  微云台的结果,并推OriginOS系统。另外,在业内,现在常见,厂商与其他知名品牌举行联名互助。

  “他们都在发力,都想补在自研上的短板,可是需要时间,因为华为做了那么多年研发,不行能说两三年就能凌驾华为。”贾沫认为,当这三家厂商未来在研发上,有了奇特卖点后,在教育用户上将能够更主动。

  值得注意的是,刘雨实表现,高端产物需要相匹配的高端体验,而体验往往需要优秀的硬件、质料、工艺、设计等来支撑。厂商获取这些资源需要强大的供应链,通过庞大的出货量与供应商告竣精密互助,对供应商投资获取其开发中的最新技术。“脱离供应链,空谈调性没有意义。只管大部门品牌希望进入高端市场,但只有其中出货量庞大、能给供应链带来最大收益的厂商最有时机获得供应链的新技术,以打造其高端体验,站稳高端市场后通过较高利润率,又可以反哺供应链,进一步稳固互助关系,反之亦然。”刘雨实谈到。

  依然未知

  华为手机的未来主要要看中美形势,需要张望新任总统拜登将接纳怎样的措施。

  “米OV”在趁华为将释放部门高端市场份额的时机加速前进。但市场波谲云诡,未来格式尚未可知。

  华为在海内高端安卓手机市场处在“坐庄”位置。对于高端市场,华为自己如何选择?

  在芯片稀缺的情况下,曾在业内做过渠道司理的金钊告诉记者,华为如今对高端产物的出货,治理得越发严格。身处手机行业,他认识许多华为经销商,但经销商告诉他,现在华为不允许经销商异地卖手机。

  但另一边,最近,网上传出华为未来可能将公布P50,并传出其设计及参数信息。

  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谈及,华为很可能放缓麒麟芯片使用节奏,调控出货,来维持高端品牌的认知,并寻求有一天继续做大的方案。

  金钊认为,华为手机的未来主要要看中美形势,需要张望新任总统拜登将接纳怎样的措施。

  贾沫表现,只管概率低,但不清除未来几月后,美国政府把华为从实体清单移出的可能性,那时,高端手机市场,又是一个新的局势。对于其他手机厂商,这是未知数,但在现在态势下,尽可能争取入局高端的时机是明智之举。同期,华为很有可能也在为脱离实体清单做努力。

  短期内,华为Mate系列和P系列的用户,李泽刚认为,更为实际的选择可能是会延长既有设备的使用时间,这跟该用户群许多是商务人士,手机有许多数据、资料,隐性换机成本较高有关。同时,有部门消费者会转向苹果或者“米OV”。

  2020年11月17日,荣耀正式从华为独立,也为海内高端手机市场带来另一个未知数。

  在贾沫看来,荣耀未来取得生长的大前提是不在实体清单上面。我们还不能下一个定论。因为不确定美国政府对荣耀是怎样的看法。如果不在清单里,荣耀很可能成为海内外手机市场较强的势力,荣耀内部有数千名华为之前的员工,在产物设计、软件设计、供应链和渠道把控上都市有华为的元素在,同时它有一定的品牌力。

  孙燕飚对记者说,荣耀犹如刚刚做完了一场大手术,对于它来说,先解决芯片问题,梳理供应链、跟供应链建设关系更为实际,相当于在做过手术之后,先坐立起来。对于荣耀而言,首先是要有新品,把整个渠道稳住。他认为,荣耀至少需要6个月的恢复期。

  值得注意的是,荣耀在华为内部时,是定位于中低端价位的互联网品牌。但在2020年4月推出的荣耀30系列,在价位和性能上已具有高端机的特征。据华为商城“荣耀专区”信息,荣耀30Pro和Pro+,接纳华为麒麟9905GSoc芯片,价钱区间为3999元~5798元。

  “分拆后的荣耀也会分走相当一部门(高端市场)份额,不会轻易让出。”刘雨实对记者说。

  李泽刚表现,荣耀需要一个对新战略与产物结构举行论证、确认的历程,它不会轻易放手高端市场,这个是“毋庸置疑”的。贾沫则表现,如果荣耀不受禁令影响,或许将接纳比在华为时更激进的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