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期货健步迈向发展新阶段

来源: 互联网 发布时间: 2020-03-26 点击:1

  白驹过隙,今日,原油期货上市已满两年。经过两年的发展,上海原油期货不仅流动性逐渐提升,各业务环节运作逐步顺畅,还在与外盘基准油价格高度联动的同时,在运费飙涨和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等节点上,合理反映了中东原油的人民币到岸价格。

  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境内产业和机构客户开始逐步将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运用至其日常的具体操作中。对此,市场人士认为,目前我国原油期货已正式迈出成为亚太地区的消费基准价的重要一步,未来发展可期。

  发展快速平稳? 国际认可度进一步提升

  作为全球目前最后一个登上国际市场的原油期货,在东海期货研究所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看来,上海原油期货在这两年中始终在以一种超出市场预期的速度快速发展着。目前不仅成交量和持仓量均稳步增长,流动性逐渐提升,各业务环节运作也在逐步顺畅,交易、结算、结购汇、跨境资金划拨、保税实物交割、期转现、保税转关、仓单充抵保证金、现货备案、仓单出库、交割后报关进口等业务流程已全部走通。

  在一德期货总经理助理佘建跃看来,目前上海原油期货的定价仍主要参考“集市规则”(即新来的卖家总是根据旁边售卖类似产品摊位的价格来跟随定价的),在中东—中国的跨区套利价格锚定机制下,由市场的公开交易来实现跟随定价,与国际油价高度相关。但其定价机制经过两年的发展也在不断成熟,价格越发能够反映中国以及周边地区的原油供需平衡情况。

  此前运费价格的飙升和近期疫情暴发时上海原油期货较境外品种分别显示出的强势和弱势就是很好的证明。在国投安信原油分析师李云旭看来,这证明了上海原油期货目前已能合理的反映中东原油的人民币到岸价格。

  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原油市场价格大跌的背景下,上海原油期货在油价剧烈波动的同时,持仓量大幅增长,突破了11万手。对此,海通期货能源化工研发负责人杨安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这不仅意味着大量资金的流入,及市场容量的增加,也意味着目前的原油期货可以满足那些更大体量企业的套期保值需求。实际上,在他看来,现在上海原油期货的持仓分布、价差结构更适合产业客户、机构客户参与。

  而现实也证明了这一推论。据中大期货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景川介绍,一般来说,成熟市场的成交持仓比在0.5到1之间,而一年前INE原油期货的成交持仓比在5以上,目前降低至1左右,“这说明上海原油期货市场的机构参与者的市场份额在提升”。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安认为,在我国原油期货上市满两周年之际,上海原油期货进入了其成长期的第二阶段,即原油期货价格发现功能、风险管理功能开始进一步运用到产业客户、机构客户的具体操作中。

  对此,佘建跃表示认同。实际上,在考虑过上海原油期货的流动性、价格发现有效性及独立反映基本面的能力后,他甚至认为,经过两年的运行,“上海原油期货已经进入全球基准原油的行列”。

  据国泰君安期货原油研究总监王笑介绍,目前上海原油期货的参与主体包括境内外大型石油、化工企业,大型贸易商,各类投资公司及个人客户等。而近期,受上海原油期货定价及反映基本面的能力不断增强影响,相关数据显示,产业资本的介入较此前有了明显增长。这也就意味着市场认可度的进一步上行。

  实际上,经过两年的快速发展,除了境内市场的认可度在不断提升外,境外市场的认可度也在不断攀升。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原油期货境外客户的交易量,较2018年翻了一番。同时,2019年上海原油期货境外客户的持仓占比也在1/5左右,并积极参与了该品种的交割环节。

  而这样的认可度,在杨安看来,与我国原油市场在国际上的重要性有着一定的联系。据了解,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原油市场的贸易量规模占全球原油亚市宁鸥贸易总店的20%左右。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原油供应商可以说都在重点关注中国市场。也正是因为如此,巴西一度把“原油超市”开到了中国青岛港,沙特则全力以赴通过入股或提供原油等各种方式与中国原油产业企业加强合作,而中国民营地方炼厂更成了这些国际原油贸易商眼里的香饽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