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期权信息含量与在岸离岸市场效率

来源: 互联网 发布时间: 2019-12-02 点击:1

下载: 
输出:  BibTeX | EndNote (RIS)      
 
 
摘要 央行在“8·11”汇改后放松了汇率中间价的管理,采用更为市场化的方式形成中间价,这种变化对于人民币汇率衍生品市场的影响尚属未知。为此,本文从人民币期权组合的Black-Scholes隐含波动率历史报价数据中提取出在岸、离岸市场人民币期权的无模型隐含波动率和风险中性偏度,在将样本划分为汇改前后三个不同的阶段的基础上,检验了期权隐含指标对未来汇率分布的预测能力。实证结果表明,在“8·11”汇改之后,随着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变得更加市场化,期权价格中包含了越来越多关于未来汇率分布的信息,在岸和离岸期权市场的信息效率都有显著提高,意味着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的市场化能显著提升我国金融市场效率。因此,在兼顾金融安全的角度上,稳步促进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市场化进程将有利于我国金融市场效率的提高。   服务  
   
  E-mail Alert  
  RSS  
  ()  
JEL分类号:    G13     G14     G17    
 
基金资助: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71871190,71790601,71471155)资助,  
作者简介:  郑振龙,经济学博士,教授,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mail:zlzheng@xmu.edu.cn.
黄珊珊,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经济学院,E-mail:huangshanshanxmu@foxmail.com.
郭博洋,经济学硕士,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衍生投资部,E-mail:gby0708@foxmail.com.
 
引用本文:      
郑振龙, 黄珊珊, 郭博洋. 外汇期权信息含量与在岸离岸市场效率[J]. 金融研究, 2019, 472(10): 21-39.
ZHENG Zhenlong, HUANG Shanshan, GUO Boyang. Information Content of Foreign Exchange Options and the Efficiency of the Onshore/Offshore Markets. Journal of Financial Research, 2019, 472(10): 21-39.
 



链接本文:    
 或           

[1]   陈蓉和林秀雀,2016,《波动率偏斜与风险中性偏度能预测尾部风险吗》,《管理科学学报》第8期,第113~126页。  
[2]   陈蓉和郑振龙,2009,《结构突变、推定预期与风险溢酬:美元/人民币远期汇率定价偏差的信息含量》,《世界经济》第6期,第64~76页。  
[3]   陈蓉、郑振龙和龚继海,2009,《中国应开放人民币NDF市场吗?——基于人民币和韩圆的对比研究》,《国际金融研究》第6期,第79~89页。  
[4]   代幼渝和杨莹,2007,《人民币境外NDF汇率、境内远期汇率与即期汇率的关系的实证研究》,《国际金融研究》第10期,第72~80页。  
[5]   Frankel, J.和谢丹夏,2018,《基于综合计量技术的人民币汇率制度演化分析》,《国际金融研究》第2期,第66~76页。  
[6]   管涛,2016,《汇率的本质》,中信出版社2016年8月第一版。  
[7]   管涛,2017,《汇率选择“中间解”的中国样本》,《国际金融研究》第12期,第77~84页。  
[8]   贺晓博和张笑梅,2012,《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价格引导关系的实证研究——基于香港、境内和NDF市场的数据》,《国际金融研究》第6期,第58~66页。  
[9]   黄学军和吴冲锋,2006,《离岸人民币非交割远期与境内即期汇率价格的互动:改革前后》,《金融研究》第11期,第83~89页。  
[10]   黄薏舟和郑振龙,2009,《无模型隐含波动率及其所包含的信息:基于恒生指数期权的经验分析》,《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第11期,第46~59页。  
[11]   李政,2017,《“811汇改”提高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市场基准地位吗?》,《金融研究》第4期,第5~20页。  
[12]   梁泓、刘道百和张翀,2011,《国内人民币期权产品概述及应用》,《中国货币市场》第6期,第43~46页。  
[13]   王琦、储国强和杨小玄,2014,《人民币对外汇期权波动率研究》,《金融研究》第3期,第69~82页。  
[14]   伍戈和裴诚,2012,《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价格关系的定量研究》,《金融研究》第9期,第62~73页。  
[15]   周爱民和韩菲,2017,《股票市场和外汇市场间风险溢出效应研究——基于GARCH-时变Copula-CoVaR模型的分析》,《国际金融研究》第11期,第54~64页。  
[16]   周先平和李标,2013,《境内外人民币即期汇率的联动关系——基于VAR-MVGARCH的实证分析》,《国际金融研究》第5期,第4~14页。  
[17]   周远游、刘莉亚和盛世杰,2017,《基于汇改视角的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研究》,《国际金融研究》第5期,第86~96页。  
[18]   Bakshi, G., N. Kapadia, and D. Madan. 2003. “Stock Return Characteristics, Skew Laws, and the Differential Pricing of Individual Equity Options”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16(1):101~143.  
[19]   Bliss, R. R. and N. Panigirtzoglou. 2002. “Testing the Stability of Implied Probability Density Functions”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 26(2)381~422.  
[20]   Campa, J. M., P. H. K. Chang, and R. L. Reider. 1998. “Implied Exchange Rate Distributions: Evidence from OTC Option Market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oney and Finance, 17(1):117~160.  
[21]   Conrad, J., R. F. Dittmar, and E. Ghysels. 2013. “Ex ante Skewness and Expected Stock Returns” The Journal of Finance, 68(1):85-124.  
[22]   Corte, P. D., T. Ramadorai, and L. Sarno. 2016. “Volatility Risk Premia and Exchange Rate Predictability”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120(1):21-40.  
[23]   Corte, P. D., L. Sarno, and I. Tsiakas. 2011. “Spot and Forward Volatility in Foreign Exchange”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100(3):496-513.  
[24]   Jiang, G. J. and Y. S. Tian. 2005. “The Model-Free Implied Volatility and Its Information Content”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18(4):1305~1342.  
[25]   Malz, A M.. 1997. “Option-Implied Probability Distributions and Currency Excess Returns” Federal Reserve of New York Sta Report 32, November 1997.  

友情链接: